违规网红换”马甲”博眼球

近年来,随着监管力度不断加大,网络直播中淫秽色情、暴力血腥、诈骗骗捐等违法违规现象已大大削减。但是不容忽视的是,一些网络直播乱象如今换上了“新马甲”,不健康甚至违法内容仍不时出现在网络直播间。

  大打“擦边球”等行为仍存

  不久前,四川省自贡市容县公安局发布通报称,2018年以来,女主播唐某某为获取眼球、增加粉丝和视频观看量,在农田中拍摄穿着艳丽露出、佩戴红领巾的捕鱼视频,并以“宜宾盈盈”账号在快手平台先后上传剪辑后的4段视频,视频播放量高达300余万次。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则,警方依法对唐某某予以行政拘留12日并处罚款1000元,责令其删去相关视频。

  我国政法大学传达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指出,唐某某的行为正是当时网络直播中最常见的乱象之一——传达低俗文明。

  “现在的网络直播乱象与前几年有着很大不同,与涉黄涉暴等违法违规行为相比,现在更多的是侵犯他人隐私、宣扬封建迷信、传达低俗文明等乱象。”朱巍说,“像女主播穿着露出戴红领巾捕鱼这种低俗行为,在网络直播中比较常见。事实上,这种现象简直从网络直播出现时就已存在,与色情等违法行为相比,这种行为主要是违反公序良俗,更多是处于一种比较隐晦的灰色地带。”

  穿着露出、动作具有性暗示、直播污言秽语、公然戏弄南京大屠杀……近年来,有关网络直播不当行为的新闻常见诸报端。这些行为与违法违规行为并不完全相同,本质上是一种打“擦边球”行为,因而也使部分主播有机可乘。

  除了打“擦边球”外,关于网络直播的鸿沟也引发争议。2018年,有个别主播以网约车为载体,在顾客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播接单进程,而被直播目标多为女乘客;本年4月,明星陈某带孩子逛街时被斗鱼某主播进行直播,陈某对此十分不满并怒斥该主播。诸多新闻事情将网络直播乱象一次次拉入人们的视界中。

  利益唆使部分主播钻空子

  据第43次《我国互联网络发展情况统计报告》显现,截至2018年12月,我国网络直播用户规划达3.97亿。如今,用户观看直播的习气根本养成,且观看频率高、付费意愿也较强,加之移动直播平台的崛起,直播的门槛大大下降,开端变得人人可直播、一切皆可直播。

  有业内人士以为,网络直播巨大的利润空间和市场吸引了风投本钱和直播从业人员竞相涌入,也因而造成了网络直播环境的鱼龙混杂、乱象丛生。

  近年来,网络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般相继诞生,许多人因而迈入直播行业,成为工作或兼职主播。但是,直播的低门槛使主播不必经过资质和本质的严厉审阅,在网络直播可以带来巨大利润的唆使下,部分主播毫无规则和法令意识,不断以打破法令底线、损害公序良俗的方式获取关注,从而取得粉丝打赏,甚至获取暴利。而有些热门主播在收到很多粉丝追捧后,也逐步忽略了人气主播需承担引导公众树立正确价值观的责任。此前,网络主播天佑就因在直播顶用说唱形式详细描述吸毒后的各种感受被国家网信办实施跨平台封禁。

Author: adm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