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实体清单刚发时,墨西哥的麦当劳都不卖我们

任正非:我们所有的建筑设计,都是世界上有名的建筑公司竞标而成的。东莞欧洲小镇是日本日建公司竞标完成的,总设计师设想要用世界经典建筑,做一个建筑博物馆,所以设计了欧洲小镇,中标了。机加中心也是日建公司中标,但也有很多希腊公司、俄罗斯公司、中国公司参加内部装修设计招标,所以建成目前这样。这个是建筑师的决定,不是华为公司的决定。
  Akiko Fujita:是不是也有一些象征意义?例如欧洲在过去历史上占据支配地位,中国成为未来的一个支配力量?
  任正非:没有,完全是为了漂亮和美好。当建筑师提出这个方案时,是上海顾问确定的,请专家来投票,其实我们公司对建筑设计没有投票权。他们认为美,我们就接受了,建完之后大家觉得很美,我们也觉得完成了这个目标。都是以设计师为主决定的,没有象征性含义。
  2、Akiko Fujita:关于中美两国之间发生的事情,几周之前在G20峰会上中美双方讨论的话题之一就是允许给予美国公司一部分许可证,让他们可以重新向华为发货。从那时起到现在华为发货的情况有哪些变化?
  任正非:美国实体清单出来的时候,我们的事先准备不够,还是有压力的。在努力梳理内部问题时,我们认为,对于主力产品,我们完全有能力不依赖美国生产与供应,靠自己可以生存下来。但是我们也有些非主力产品,离开美国的供应就难以生存下来,我们就砍掉了一些次要产品,减轻了压力。我们有8万多科技人员努力修补“破飞机”上的其他漏洞,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进展还是很好的,信心增加很多。
  在G20会议特朗普发表讲话以后,对华为公司没有产生实质性影响,美国对我们的打击走出盲目。美国刚发布“实体清单”时,连墨西哥的麦当劳都不卖给我们,说明实体清单刚发布时,它没有分清楚哪些是不重要的,允许对华为供货。特朗普讲话以后,应该是对美国很多中小企业起到指引,恢复对我们供应货物,改善了他们的销售。当然,也使得我们一部分产品可以继续恢复生产。总的来说,美国表示出友善态度时,我们还是会继续购买美国零部件,因为我们认为这个世界最终是要合作共赢的。
  Akiko Fujita:您刚才提到有一些中小型企业已经重启对华为的发货,能不能具体谈一谈哪些企业?
  任正非:具体我不是很清楚。我认为,大多数不重要的零部件开始恢复供应,这是一个好事情,对美国来说,也是帮助一些企业改善经营情况。但是在重要的供应方面,美国还没有做出决定。我估计还有两个星期,他们不做出决定,我们就要做出决定了。
  3、Akiko Fujita:美国商务部之前表态,对于在市场上通过商业渠道可以获取的部件考虑发放出口许可,对于涉及到美国国家安全部件不会允许对华为的销售。现在美国也有很多的混淆,到底怎么定义对国家安全的担心?从您的角度来看,哪些美国的部件可能会涉及美国的国家安全,从而不向华为进行销售?
  任正非:我认为没有任何一个东西会构成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首先,5G只是一个工具,只是让网络运行速度更快一些,是造福世界的,又不是核弹,为什么是威胁?第二,我们在美国没有网络,也不打算把5G卖给美国,不会对美国构成威胁。我还是认为美国忧虑太多了。其实世界最终是要合作共赢,美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科技强国,在网络安全问题上,美国应该有更多的信心。
  4、Akiko Fujita:在近期的采访中,我也听到您说美国给了华为一系列困难,其实也帮助了华为,可以进一步加速华为自力更生的努力。如果情况确实是这样,面向未来,华为和现在的合作伙伴,如英特尔、高通、美光等,合作前景怎样?
  任正非:如果美国政府允许美国公司卖给华为零部件,即使我们自己有这个部件,我们也决心要买美国公司的。过去就是这样,去年我们购买了高通五千万套件,虽然我们自己有完整的套件,完全可以离开高通而生存,但现在仍然是这个态度。
  至于英特尔的X86服务器,我们有泰山服务器,有鲲鹏CPU,都可以加快完善。如果英特尔恢复对华为的供应,保持对我们先进性的支持,我们还是会大量购买的。我们希望英特尔X86服务器在数据通信市场占有大份额,我们只会做一点点,不会挤压英特尔。因此,只要美国是开放的政策,我们还是会大量购买美国器件,即使自己有了也要购买。
  我们公司采购系统的一贯原则,不会是选择唯一供应渠道,而是在世界上有两到三家供应商同时供应器件,如果只有一家能够供应,我们会自己研制器件作为备份。因此,我们有能力不等于就会远离美国,我们还是会继续拥抱美国的科技企业,不会有变化。
  5、Akiko Fujita:从华为的角度,现在可能还是采取观望的态势,因为一部分美国公司正在向美国当局申请出口许可,没有任何美国部件提供给华为时,华为自己能够撑多久?
  任正非:我们不是采取观望的方式,而是采取努力的方式。从制裁到今天,我们对客户的发货一天都没有中断过。如果美国完全停止对我们供货,我们未来也不会停止一天生产,还会继续扩大生产。我们会有一些困难,做一些版本切换,需要多增加一些员工。今年为此已经增加了6000名员工,做版本替代优化。一个版本切换时,不仅是研发系统,也包括市场系统、交付系统,都以一种新方式向客户进行交付,这时要增加一些人员,也就是增加一些成本。
  我们不存在完全死亡的危险,越先进的产品越不存在死亡的可能,我们已做了备份。比如5G,很多最先进的芯片只有我们拥有;全世界光芯片,只有我们最先进。我们很多产品可以脱离美国生存,但是我们愿意继续和美国一起合作,为人类信息社会共同担负起责任来。华为不是野心家,不想称霸世界,而是和世界合作,一起为人类实现信息社会的理想而服务。
  如果华为是一个真真实实的野心家,应该抢占最重要的“肥肉”市场。但是我们为什么要跑到非洲去?为什么跑到很偏僻的喜马拉雅山上,跑到沙漠上去?我们还是为了人类理想而服务,并不是纯粹商业性的。

Author: admin